视听教室

「噹!噹!噹!噹!」
清脆的钟声响彻了整个校园。
「今天就上到这里为止,下课!」
臺上的老师这么说完后,便走出了教室。
而所有的同学刚开始收拾起书包,准备接下来的打扫环境。
木桥拓朗一边收拾着书本,一边偷偷瞄向佐伯桃香。
桃香是他心仪已久的女同学,只是这种年龄,总是因为害羞而不敢开口向她表白。
拓朗收拾好书本以后,便朝着办公室那儿走去。
他的工作是整理办公室里的佈告栏,算是一份闲差事。
只不过有时候得等明天要公佈的传单制作完成,因此虽然轻松,但得比其他同学晚走。
像今天拓朗就留到了将近六点,才能够离开学校。
正当他要离开办公室时,却隐约看见桃香跟一个男孩亲密的肩并着肩,从办公室外走了过去。
瞧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正朝着育乐大楼的方向走去。此时办公室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因此电灯也都关了起来。
因此他们并未发现办公室中有人,依然非常近距离地走在一起。
突然,拓朗听到桃香用娇柔的声音说道:「今天的作业要帮我写啦!人家不太会耶!」
「好!当然没问题!」
看着桃香挽着那个男孩的手,拓朗心中不禁升起了一阵嫉妒之意。
拓朗从第一眼见到桃香,就已经为她深深着迷了!
特别是她那发育得玲珑有致的身材以及清纯可人的姣好面容,更是令拓朗痴迷爱恋,日思夜想都是她。
只是碍于课业以及害怕其他同学的眼光,因此拓朗始终无法提起勇气向桃香告白。
于是这份爱恋也只能深埋在心底,只有在午夜梦迴时才能梦见自己完全地拥有她。
(没想到她竟然会跟别的男孩这么亲热…)
拓朗一想到就觉胸口闷热。
(对了!跟上去看看…)
拓朗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后面,尽量不让他们发现到自己。
一路上,桃香和那个男孩有说有笑的,根本未曾注意到后面有人在偷偷跟踪着自己。到了育乐大楼一楼后,两个人停在视听教室门口。「翔太,等我一下…」
桃香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了钥匙。(翔太…该不会是那个桐岛翔太吧…)
拓朗心里这么想着。
而从那个男孩的背影来判断,拓朗心中已经有了底。
桐岛翔太,是隔壁班的资优学生,无论成绩或者品行,都是所有老师眼中一等一的好。
如果真的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那大概也只能说翔太的个性太过内向害羞,并不像桃香那么样的活泼开朗。
而翔太也是拓朗的远房亲戚,算起来两个人应该是同辈分。
拓朗万万料想不到桃香居然会和这个内向的翔太如此亲热,一把妒忌的怒火不由得熊熊燃烧起来。
「我们进去吧…」
桃香说着将翔太拉了进去。
由于已经是放学时间,因此各个教室在打扫完毕后都已经上了锁。不知道为什么,桃香居然会和翔太两个留了下来,而且桃香手上还拿着视听教室的钥匙。
(啊!对了…)
拓朗心中闪过一丝念头。
(桃香就是打扫视听教室的,难怪她会有这里的钥匙!)
拓朗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公佈栏上的打扫名单中看到桃香被分配到视听教室。
由此也可以看出,拓朗对桃香十分痴心,也就是这样,他才会在有意无意间这么注意桃香。
眼看桃香和翔太已经走了进去,拓朗于是也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
由于经常放映一些电影,因此视听教室并没有设计窗户。整间教室都是密闭的,里头也是採用空调设备。拓朗悄悄走到门口,所幸翔太并没有把门完全带上。
原本还担心门要是关得紧紧的会看不到里面,但幸好后头的翔太一时粗心,并没有把门关得死死的。
这么一来,拓朗就可以从些许的门缝中偷窥里头的情形了!眼见桃香和翔太两人在教室的前面,翔太坐在最前排的课桌上,而桃香则是面对着他站着。「翔太,你这次考试输我对不对?」
桃香绽放着灿烂的笑容说道。
「是…是吗?」
此时桃香和翔太两人相近不过几公分,翔太鼻中闻到了从桃香身上飘来的淡香,不由得身心俱迷。
「有啊!」
桃香说着更靠近翔太了!
翔太虽然想往后退,但因为是坐着,所以没办法再向后退。
「你这次的数学考九十九分,而我考一百分耶…」
桃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可是…那只不过一科而已啊!我其他科总分加起来比妳还要高出五十分耶…」
翔太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不管…只要做有一科输我,就要听我的话!」
桃香耍起少女的性子。
「好啦好啦…那妳要我怎么样嘛?」
翔太禁不起桃香的耍赖,态度开始软化起来。「嘿嘿…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桃香见翔太退让,不由得眉开眼笑起来。
紧跟着,桃香又将脸更凑近翔太,几乎要贴在一起。
「桃…桃香…」
翔太从未和女孩子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全身上下都感到不自在。
「别说话…」
桃香制止了翔太,跟着将嘴唇贴到翔太的唇上。
「唔…」
翔太显然被桃香突来的举动给吓得不知所措。
「唔…翔太…」
桃香清楚感觉到翔太那温热且柔软的唇,嘴中不自觉含煳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翔太,我要你把舌头伸进来…」
桃香张嘴说完后又将嘴唇贴紧翔太的嘴唇。
「这…」
翔太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
然而桃香的两片香唇是那么样的湿热,促使翔太不由得伸出舌头,想要一探嘴唇中的秘密。于是翔太不自主伸出了舌头,跟着轻轻顶开了桃香的朱唇,然后伸进了她的口腔中。
只不过以翔太这样只会读书的乖乖牌,自然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过任何接吻的经验。
因此他将舌头伸过去之后,便只是傻傻地绕着桃香温热的舌头。
而桃香感觉出翔太根本不得其门而入,因此她慢慢发挥自己的技巧,想要帮翔太尽早进入状况。
于是她开始运用自己灵巧的舌头,好让翔太产生陶醉的幻觉。
就连在旁偷窥的拓朗看了,都不禁赞叹桃香那纯熟的经验。
而她那柔软的舌尖不停在翔太的嘴里游动,并且将唾液慢慢送到翔太湿润的嘴里。
「啊…唔…啊…」
桃香嘴里不断发出令人小鹿乱撞的诱人哼声。
忽然,桃香抽回了舌头,跟着把那柔软的小嘴在翔太唇上喘口气,接着再把翔太的舌头给吸进来。
翔太被桃香如此精采的舌技给弄得慾火焚身,唿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两人陶醉地吻了一阵子之后,桃香这才慢慢将舌头从翔太湿润的口腔里抽出来。
紧跟着他将手搭在翔太肩上,轻轻将他按倒在椅子上。
待翔太坐下以后,桃香将手放在翔太的膝盖上,将他的双腿向左右大大分了开来。
「这…」
翔太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而桃香则是保持着她那迷人的微笑,笑盈盛地在翔太的腿间蹲了下来。「桃香…妳…要做什么…?」
翔太目瞪口呆,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趁着翔太反应不过来的时候,桃香忽然用细白的双手隔着裤子在他的裤裆间温柔地爱抚着。「这…这样不好…」翔太本能地这么说道。
「别怕…又没人会看见…」
桃香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拉开翔太的拉链,把手伸进去将被内裤包裹住的阴茎掏了出来。「别…这样…」
翔太微微挣扎了一下。「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考试输了就要听对方的话喔…」
桃香又搬出这件事来要胁翔太。听桃香这么说,翔太也只有勉强自己平静下来。
「我只要你乖乖坐好就行了!」
桃香边说边用一种狐媚的眼神盯着翔太股间的阳具,跟着用膝盖顶在地上慢慢靠近那根肉棒。
宁静的视听教室里,翔太双腿开开的坐在椅子上,而他的股间则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以肘膝触地跪在那里。对中学生而言,这样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偷尝禁果啊!桃香首先用她那细长的手指握紧了翔太充血的性器,跟着温柔地搓揉了起来。
「哦…」
一阵阵快感随着桃香的搓揉从下腹部涌了上来,使得翔太不禁本能地叫了出来。
翔太是个十分内向的男孩,因此至今仍未有过手淫的行为。
对他而言,性这种东西简直就是像恶魔一般的恐怖。
如今第一次的快感居然是来自别的女孩帮自己搓揉肉棒,这种感觉既新奇却又感到浑身不自在。
就在翔太飘飘然的当儿,桃香的嘴勐地套住了他的阴茎。
9时间,翔太股间的肉棒沾满了温热的唾液。
「唔…唔…」
桃香的头上下地动着,嘴里发出了淫荡的喘息声。
「翔太…你的肉棒好大啊!」
桃香忽然将嘴巴抽离了阴茎,对着翔太这么说。
「是吗…?」翔太望着桃香淫荡的表情,内心产生异样的感觉。
想不到居然能被女孩子称赞自己拥有一根大肉棒。
翔太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里却强烈感受到一种成就感。
这样的成就感,比起考试拿第一,简直就是强烈太多了!
因此尽管理智告诉自己这是违反校规的,但从肉棒上窜起的快感却在在告诉翔太这样子实在是舒服得不得了。
特别是能被桃香这样美丽的女同学吸吮自己的肉棒,这该是全校多少个男生都梦寐以求的啊!此时桃香将红嫩的舌头伸得长长的,跟着用她那粉红色的舌尖温柔地舔起翔太的龟头。
顺着润滑的唾涨,桃香的舌尖在翔太那椭圆形的龟头上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舔着。
紧跟着桃香忽含忽舔,有时将肉棒整根含入口腔吸吮,有时则伸出舌头舔着翔太的龟头。
当桃香吐出阴茎时,那粉红色的阴茎因为沾满了她口中透明的唾液而发出了妖媚的光泽。而在视听教室充足的光线下,桃香清清楚楚可以近距离欣赏翔太阴茎上任何的变化。
就连肉棒勃起时所突起的那一根根粗硬而又强劲的血管,桃香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哇…实在太粗了!」
桃香不时吐出肉棒对翔太这么称赞道。
由于桃香实在太会吸了,因此翔太整个人都开始放松起来。
没过多久,翔太已经完全瘫在椅子上,尽情地享受着从肉棒那儿传上来的阵阵快感。
(桃香…)
拓朗在门缝中偷窥着,心底同时轻轻唿喊着桃香。
从桃香含住肉棒时,会将整根阴茎含进喉咙,甚至还含到阴茎的根部就可以看出桃香口交的技巧实在不是普通的棒。
(真想不到…我的桃香居然这么厉害…)拓朗心底这么想着,同时股间的肉棒也开始蠢蠢欲动。
(我也好想试试…为什么是翔太那傢伙…)
拓朗内心不断升起这样的声音。
而最令拓朗感到羡慕的,就是每当桃香伸出舌头舔着龟头时,她会用一种极尽淫荡的眼神盯着翔太看。
那样的神情,彷彿在透露着一股极尽淫贱的讯息。
这时桃香不断用粉红色的舌头舔着翔太的肉棒,丝毫没有因为时间过久而感到酸麻。
只见她先是一圈圈舔着翔太的龟头和马口,跟着则轮到冠状沟。
在如此圣洁而又宁静的校园中,谁也不会想到视听教室里头居然有两个少男少女在尝试着性事。
由于太过舒服了,因此就连翔太这样的乖学生都忘了自己这样子会不会违反了校规。
也因此,翔太不自主将双腿向左右张得开开的,尽情享受着美女桃香的吸吮。
而桃香也卖力地伸出舌尖在那粗大的阳具上舔啊舔的,似乎非得要让翔太射出精液才肯甘休。「快!我要你射出来!这样你就达成我要你做的事了!」
桃香突然吐出肉棒,对翔太这么说道。
「这…」
翔太从未有过自慰的行为,因此他根本不知道会射出什么东西来。
因此他只有乖乖坐在椅子上,任凭桃香吸吮着自己股间已然勃起的阴茎。
「哇…好温热啊…」
桃香十分陶醉地自言自语着。
透过握住翔太阴茎的右手,桃香强烈感受到阴茎的脉动。
「好大啊…」
桃香不断这么称赞着。
紧跟着桃香用握住的手掌在龟头上挤了一下,龟头的前端顿时渗出了透明的液体。
那正是男性在兴奋的时候会分泌出的前列腺液。
具有润滑的效果,同时也含有少量的精子。
桃香于是迅速地用舌头将这透明的前列腺液舔掉。
「哇…好香甜啊!」
桃香对前列腺液似乎情有独钟。
跟着桃香又专心吸吮起翔太的阴茎,忽儿用牙齿轻咬住龟头,忽儿用双唇紧含住肉棒。
「哦…」
翔太抵挡不住强烈的电流,于是发出了舒服的叫声。
然而桃香却不理会他,继续不断用湿热的口腔将翔太的阴茎从根部吸吮到前端,同时手掌还不停地爱抚着睪丸。
「啊…嗯…啊…」
翔太此时突然呻吟起来。
「快!快射出来!」
桃香迫切地催促着他。
然而翔太还是一知半解,只觉得好像有类似尿液的东西快要从尿道那里沖出来似的。
对他而言,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要达到射精的临界了。
「啊…我…」翔太口中突然发出怒吼。
「啊…啊…好像…有东西…要跑出来了…」
翔太的鼻中用力喘息着。
「会…会尿出来…噢…噢…啊…」
「尿出来了…啊…啊…啊…」突然桃香嘴里的肉棒抽搐了一下,跟着喷出了一些液体。
由于时间太过短暂,桃香不小心吞下了一口白浊的精液。
等到在桃香的口腔射出一点以后,翔太这才匆匆忙忙从她的嘴里将正在喷射精液的阴茎抽了出来。
跟着许多白色的黏稠物就间歇地喷在桃香的脸上和头发上。
「唿…唿…」
翔太射完精后,全身瘫软在椅子上。待翔太射完后,桃香缓缓地伸出了舌头,在自己的嘴巴周围舔了一些,像是品尝似地。
「翔太,您的精液真美味!」
桃香边舔着精液,一边犹自津津有味。「这…这是精液…?」
翔太露出了狐疑的眼神。「是啊!你不知道吗?」
桃香微笑着说道。
「噹噹…」
下课铃声再度响彻在整个校园。
今天是拓朗距离目睹桃香和翔太在视听教室中做出出轨行为的第二天。拓朗匆匆收拾好书包以后,便直奔办公室。
(一定要快点弄好…)
拓朗心底这么告诉自己。
此时在他的心中,充塞着昨天傍晚桃香和翔太说的最后那一句话。
「明天下课以后,你过来这儿找我喔…」
桃香用娇媚的语气向翔太提出邀约。
拓朗一想到今天又可以在暗处偷看自己心仪的桃香,心头的小鹿就怦怦地乱撞着。
好不容易结束了佈告栏的工作,拓朗急忙沖向视听教室。
比起昨天傍晚,拓朗抵达视听教室的时间大约早了十分钟左右。
和昨天一样,视听教室的门是半掩着的,因此可以偷看到里面的情形。
拓朗于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跟着向里头看去。
只见里头只有一个女同学,在讲臺那儿看着布幕上放映的影带。
(啊…那不是…)
拓朗清楚看见布幕上放映着昨天傍晚桃香帮翔太口交的画面。
但因为拍摄角度的关系,只能够看到一个男孩子的双腿中间高高突起一根肉棒。
而正在吸吮肉棒的女孩则因为头发遮住脸的缘故,并没有办法清楚看见她的脸庞。(想不到桃香居然录下来了…)拓朗心中感到不可思议。
视听教室里头确实有录像的器材。
只不过大部分的学生都不会使用,除了有上过这类课程的高年级才知道要怎么运镜。
如今桃香趁翔太不注意时录下了昨天口交的画面,而且还播放出来,独自一人在那儿欣赏着。
眼见画面中那个少女用那雪白又细长纤细的手指握紧了那根充血的性器。
跟着温柔地搓揉了起来。
由于画面扩张而且近距离拍摄的缘故,因此翔太的那根阴茎被投映在超大尺寸的布幕上。
如此一来,就好像用放大镜在欣赏男人的性器一样。
拓朗心中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可能是因为眼前看见自己的同学变成成人影片中的主角,因此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就在这个时候,影片中的少女用嘴唇勐地含住阴茎,并开始用柔软的双唇搓弄龟头。
9时间,那根肉棒沾满了温热的唾液。
而在灯光的照射下,粉红色的龟头映射出一道淫秽的光芒,同时阴茎上一根根突起的血管不断脉动着。紧跟着少女将自己的舌头伸得长长的,用她那粉红色的舌尖温柔地舔起男孩的龟头。
顺着润滑的唾液,柔软的舌头在那椭圆形的龟头上一圈又一圈,不停地舔着。
跟着少女忽含忽舔,有时将肉棒整根含入口腔吸吮,有时则伸出舌头舔着红亮的龟头。由于光线非常充足,就连阴茎上方一根根捲曲的细毛,还有少女一含一吐一吸一舔的情况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间,画面中的肉棒抽搐了一下,跟着喷出了一些液体。
紧接着许多白色的黏稠物间歇地喷射出来,直落在少女白净的脸上和头发上。

本文章内容经闲娱乐小说网 https://xiyule.cc,重新编排,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