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穿丝袜的淫荡妻子01

我的老婆是个比较追求性爱质量的女人,可我一开始并没注意到。我老婆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平常她只是穿着连裤袜和普通的高跟鞋,但是有时出去玩就会换上一些性感的吊带丝袜等等。

我也喜欢丝袜,但是从没让老婆满足过我,因爲我怕她会笑话我,可事实证明我错了,我把最好的享受给了别的男人。

我老婆不是一个很骚的女人,但是,再老实的女人也有出轨的时候。我老婆以前是有色心没色胆,她每次穿得很性感出去都会有人搭讪,但她从来没和别人上过床(至少她是这样对我说的)。但是后来她认识了一个音乐制作人,因爲我老婆一直想要当个歌手,于是就毅然在本职工作之外抽时间去练歌,和音乐制作人混得很熟,那男人我也见过,形象还可以。

一开始我有时还去陪她或接她下课,后来公司事务忙起来也就没再管了。突然有一天我老婆回家后对我说,音乐制作人给她找了一家公司可以作全职歌手,我老婆高兴死了,每天忙着整理自己的形象。

老婆也对我说过,那个音乐制作人对她很好,给她提出了很多服装上的建议(其中包括丝袜)。我老婆深知丝袜的性感魅力对有感觉的男人有多重要,于是我看到了老婆不再只是穿普通的连裤袜,有次还见她穿了吊带的长统丝袜,很性感。

就在这时候,倒楣事来了,我要到外地去解决分公司出现的状况,我临走前就有点不安,但是也没办法。两个半月在外地,我时常给老婆打电话,有时候她不接电话,据她说是在录音棚里听不到。其余时间她的歌唱事业好像还不错,但是她再也没提过音乐制作人的事,这让我愈发紧张,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两个半月后的一天我回到了家,但我事先没有通知老婆,如果按我走时所说的日期,应该是晚到两天。我回到家看到屋里井井有条,床上散放着一些衣物,没什么特别;而我老婆定是在练歌什么的,因爲打她电话也不接。

当天是星期六,我老婆经常藉着周末去练歌,平时只能练几个小时,周末没别的歌手,可以整天练,于是我抱着比较平静的心态去那个录音棚接她。

快到录音棚的时候,我老婆给我发了短信说:“老公,对不起,我在练歌,没听见。我已经练完了,正准备回家了,到了家再给你打吧!”我一想已经练完了,那我就不进去了,因爲进门还要登记,于是就在门口等。

但等了半天也不见老婆出来,于是我还是登记进去了。我来到了顶楼录音棚外,但是我看到门外的铁栅栏门上锁是挂着的,那就说明有人在里面,但是正在录音,请勿进入。可是我仍然忍不住,因爲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于是我慢慢地拿掉锁,进入大门,来到了录音室门外,慢慢推开一道隔音门,进了里面。

我当时的位置只能看到半个录音间,于是我再往前走,心里带着一种受刺激之前的狂乱情绪准备看到那一幕。我的心里还存有一丝侥幸,但是很快地,我失望了,因爲我又看到了第二双丝袜,这回是两只长统袜散放在乐谱架上。

那对丝袜挂在那里,淫气就逼来了,令原本很严肃的录音间里充满了淫荡的气味。我一咬牙,决定赶快看到里面的全部景像,于是一个闪身,站到了大玻璃的正前方。

当里面的景象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惊呆了,我看到了在三角钢琴的边缘上有一个男人的背影,他的裤子脱到了脚踝,而下胯则不断地向前挺撞着。他前面显然有一个女人坐在钢琴的琴键部位上,但因钢琴盖着盖子,没有发出声音,而且隔着隔音玻璃,即使里面有声音,我也听不到。

但是,我能看到那个女人的腿上发着闪闪珠光,那是我所喜欢的丝袜质地。

女人的长腿上穿着黑色的尖头细跟高跟凉鞋,她两条大腿被男人抱在腰部两侧,举得挺高的,小腿搭下来,性感地随着男人的沖击频率不断晃动着。

女人用双臂环抱着男人的脖子,但是脸部被男人的身躯挡住了,只能见到她挺耸着下体迎凑男人的抽送。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会有奇蹟出现,那个女人不是我心爱的老婆,于是往左又往右的移动着角度去看,可就是瞧不到女人的脸。

而这期间,男人沖刺的速度非常快,把女人干得浑身颤抖,抱住男人的手肉紧地抓捏着,指甲都几乎陷入到他皮肤里去了,经常是一阵乱刨才能再搂住他的肩膀,看来这女人正处在高潮中。两人很疯狂地在录音室里上演的这出活春宫,使我竟然也开始有点沖动了。

突然间,男人也好像进入高潮了,他把女人往起抱了抱,女人的身体立刻就悬空了。紧接着,令我完全丧失信念的情况出现了:只见女人用手臂紧紧抱着男人颈部,穿着长统肉色丝袜的修长双腿搭在男人腰间,两脚的高跟鞋盘着男人的腰,她的身体在男人的勐干下上下窜动着。

我老婆一边淫荡地叫着,一边用舌头舔着男人的耳朵;男人也不停地干她,还同时抚摩着她的丝袜美腿。那双从来没爲我穿过性感吊带丝袜的美腿现在正被别人玩弄着,那个和我做爱从来都规规矩矩、每次来了高潮就对我说“谢谢”的老婆,此时正忘情地享受着被男人玩弄的乐趣,并且心甘情愿地做出淫荡的挑逗动作。

我老婆从不穿着丝袜和我做爱,此时却穿着如此性感的吊带丝袜在录音间里和别的男人性交;那两双置放在一旁的穿过的丝袜,或者是她准备在第二次做爱时作挑逗男人之用;老婆所说的练歌录音棚,现在却成了他们偷欢的淫乐室。

不知道这是他们第几次在这里淫乱了,也不知道我老婆是因爲我的出差觉得孤独寂寞才被人占了便宜呢,还是当我告诉我老婆我要出差时,她内心早已流下了**。我一边呆呆的想着,一边看着她继续被人狂干。

那男人抱着我老婆在录音室里绕着圈边走边操,他的动作明显加快了,把我老婆干得大腿肉不断地颤动。由于走动使我的视角不断变换,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那根大鸡巴在我老婆阴道中抽插的情景,白花花的**已经煳满了两人的生殖器,老婆的阴唇由于极度充血而变成深红色,彷佛不舍得分离似的紧紧缠裹着男人的鸡巴。

绕了两圈再回到钢琴那里时,老婆看来又达到高潮了,她在男人身上满足地不停上下窜动,嘴里大叫着我听不到的淫声浪语。男人再狠狠顶几下,老婆头一仰,两人交接处又涌出一大股**,然后老婆就软绵绵地瘫痪在男人怀中。

与此同时,那男人也开始射精了,他把我老婆压在钢琴盖上,在她阴道中疯狂地出入抽插,没几下就趴在我老婆身上不动了,只有屁股的肌肉在一下下地抽搐着,将他忍酝已久的大量精液向我老婆体内输送。

也许是他烫热的精液将我老婆刺激得清醒过来,像捞到了根救命稻草般把身上的男人紧紧搂着,四肢绕到他背后缠住,阴部向上靠贴着对方下腹,将男人的鸡巴深深吞入自己阴道尽头,让子宫充份接受别的男人精液洗礼。

我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淫荡的女人就是我的老婆,觉得难以再忍受下去了,于是几步向前,拉开了录音间的隔音门,勐然间,淫词浪语窜入我耳中:“啊……好爽喔……干我……使劲……摸我的丝袜……我爲你穿的……啊……让我爽,快让我爽呀……”

那门我只开了一半就再也不想打开了,我站在那里,继续听着我老婆从她娇小的嘴里喊出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最刺激男人的淫贱话语,继续听着男人在我老婆阴道里射精时的轻微“滋……滋……”声音,继续看着眼前挂在麦克风架子上的丝袜(那上面沾满了精液,显然这不是今天第一次了)。

男人射精后仍不舍得把鸡巴抽离我老婆的阴道,趁未完全软下来前依然奋力地抽动,以至两人性器的交合处继续不断发出“噗滋、噗滋”**混合着精液的声音。我的心在勐跳,多想沖进去揍爆那个男人,但又多渴望我老婆能这样淫荡地和我做爱,而我此时心内的受侮辱感和性沖动却又是那么的真实,矛盾得让我不知所措!

我轻轻掩上录音间的隔音门,把裤子里硬得发痛的鸡巴拨往舒适的位置,然后转身默默离开这个令我毕生难忘的地方。

自从上次发现老婆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搞上了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单纯了,虽然我很气愤,但是毕竟我们之间有感情,这种夫妻关系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割舍的,所以经过一段日子的持久战后,我们还是要回到日常生活里来。但是之前发生的事使我们的关系变得非常畸形,我们的内心里,一种淫慾的本性正在不断扩张。

终于有一天,我和老婆两人进行了一次长谈,将我们一直避而不谈的性话题完全摊出来讲,我虽然气愤老婆背叛了我,但是我确实从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她也有同样的收获,于是我们之间竟然达成了一种协议。

我想,在我们之间再也不会有纯的感情,只有纯的性欲望了。我们都陷入了一种燃烧自我的生活里,我们享受着这种生活,乐此不疲,谁也没有勇气去考虑

我们之间的未来。我们开始展开各种性爱游戏,我老婆进行着各种勾引别人的行爲,我则满足于这种变态的性刺激中。

老婆和其他男人之间的接触越是出轨,我就越是兴奋,每次都能在老婆风流之后再次让她体验高潮。我们甚至来到外地玩,当老婆在陌生男人面前释放出她淫荡的本性、当我看到老婆在别的男人胯下被操得欲仙欲死时,往往会兴奋得忍不住就射了出来。

那一天,我和老婆在街上闲逛,我老婆穿着短裙和高跟凉鞋,肉色的衬衣里显露出黑色的胸罩,她的下体没穿内裤,穿着肉色的珠光裤袜。她走在大街上,依偎着我,目光却在挑逗所有看她的男人,这一切我一清二楚,我老婆的心里想必是越来越兴奋。于是在一个街拐角的矮树丛边,她故意地将腿往树枝上划,可想而知,她的丝袜破了一个大洞。

老婆当着衆多行人的面说要再买一双丝袜,于是我们来到了一家内衣店,一看就是那种情趣内衣的店子。里面有各种撩人的货物,我老婆自然选择了一双很挑眼的丝袜,她选择了一双纯尼龙丝的肉色长袜,腿后面还带有一条细线直到丝袜跟部,这是电影里风尘女子的典型打扮。

我老婆略带脸红地买下了,并且当即在更衣间里换上了那双代表着放荡的丝袜,薄薄的短裙上显露出吊袜带的形状,袜子上端只比裙子高一点,只要她一蹲下,吊袜带就会暴露。我老婆兴奋地对我小声说:“我很紧张。”

从内衣店出来走不多远,已经有数个男人从身后抄上来看我老婆了,她兴奋得要死。我老婆对我说让我和她分开,让我跟随着她,她要开展行动了。我于是和她转身进了一家商场,简单兜了一圈之后,我老婆独自一人迈着挑逗的步子,高跟鞋“咯咯”的敲着地走开了,我则一直跟随着后面十米的距离。

我老婆走得不快,但她渐渐转入了人较少的路,我发现有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跟了进去,我也小心的跟着,看到那中年男人一直盯着我老婆的腿看。我老婆慢慢走进一家咖啡厅,那人跟了进去,我找了一个不偏不倚正好能看到她的地方。

我老婆坐在那里,喝着咖啡,等待着那人的搭讪,看来她对那人很满意。那人过了一会主动和我老婆开始聊天,我老婆姿态开放,双腿也没完全紧闭,男人知道是个好上手的猎物,就发动攻势,开始开色情玩笑,对我老婆动手动脚。

通过他们的动作,我看得出男人肯定在和我老婆聊那性感的丝袜,我老婆也毫不羞涩地自己抚摩着丝袜的膝盖部份。男人和我老婆秘密地低语了几句,我老婆半推半就的答应着什么,不一会,男人就和我老婆走出了咖啡厅。

我老婆站在门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没有接,这是我们的暗号,这说明她要把那人带到我们定好的酒店去。我立刻出门上了出租车,眼看着男人把我老婆带上另一辆车。

我率先到达酒店,来到房间,我先把老婆的很多双丝袜散放在床和椅子上,这样会让我老婆兴奋。然后,我躲到卫生间里。不一会,我老婆开门进来了,就在她开门的一瞬间,那个男人从后面一把抱住她,我老婆尖叫一声,她的裙子已被男人掀起,露出了只系着吊带长袜的下体,男人看傻了。

我老婆迅速关上门,一转身,那个男人已迫不及待地把我老婆挤在墙上,从身后疯狂地抚摸着她的大腿……


本文章内容经闲娱乐小说网 https://xiyule.cc,重新编排,制作